当前位置>网站首页 > 电台 > 正文

海南琼中50吨稀土被盗采 12被告人最高获刑6年

发布时间:2019-07-12  来源:互联网    编辑:匿名  

2015年10月21日,琼中县国土环境资源行政主管部门对该非法采矿点进行查处,黄某、廖某、袁某军、冯某干、黄某阳、刘某涛、王某清等人从非法采矿点紧急逃离,并将8.87吨稀土半成品运到屯昌县乌坡镇的“青澳龙湾温泉”处存放,再由黄东等人运回江西省定南县出售。

法院审理查明,2015年6月,黄某(另案处理)、廖某为牟取非法利益,策划在海南无证擅自开采稀土矿出售,在冯某干、袁某军的带领下,黄某、廖某、黄某阳、赖某房、刘某涛在海南省琼中黎族苗族自治县(以下简称“琼中县”)中平镇丁架坡村附近山地探测到了稀土矿产。

一名知情人告诉记者,如果说吴沙禁摩是出于公心,那么他在杨箕村城中村改造中前后态度的转变则是出于私心。

由于人手不足,黄某、袁某军、李某等3人相继雇佣6名被告人从事以下事宜,黄某阳负责非法采矿的生产技术工作、指挥工人施工,共领取2.3万元报酬;刘某涛负责管理非法采矿的账目及采购生活用品和零星物资,共领取9200元报酬;赖某房监督工人施工,共领取8100元报酬;王某清帮助租赁山地、协调赔偿事宜、联系车辆运输物资,共领取5300元报酬;李某富负责采矿工地的保安工作,共领取2500元报酬;李某权和刘某涛一起管理采矿的账目及采购事宜,李某权共领取7100元报酬。

在代理律师李树亭看来,虽然“正义迟到了”,但从异地复查到卷宗公开,再到举行案件听证会,聂树斌的名字成为一个符号,超越了个案纠错的狭义价值。

26岁的网络作家王晓博便是众多网络创作者中的一位。“本来没打算在牡丹江工作,但这里有我喜欢的事,就回来了。”王晓博说,他每天平均要创作一万字。“这个行业前景广阔,但是竞争压力也大,我必须加倍努力,才能实现自己的梦想。”

为解决采矿所需的山地问题,黄某、廖某、李某、袁某军、冯某干商定,出资25万元让高某生帮忙租赁当地农户的山地,向海南省天然橡胶产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乌石分公司南方作业区3队队长岳某疏通关系,以及协调和当地政府部门的关系。在征得土地后,岳某同意并配合冯某干、黄某阳等人在南方作业区3队2号林段里搭工棚、挖大池进行采矿作业。

中科院大气物理研究所研究员孙继明也对《中国科学报》记者表示,论文提出的“天河”概念只是创造了一个新名词,没有物理内涵上的创新。

中新网琼中8月2日电(付美斌方茜锁琦)8月2日,海南省琼中黎族苗族自治县人民法院(以下简称“琼中法院”)依法公开审理一起非法开采稀土矿案件,该案涉案人员众多,社会影响巨大,是海南省首例非法开采稀土矿案件。最终法院以非法采矿罪分别判处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的5名被告人袁某军、李某、冯某干、廖某、黄某阳有期徒刑六年、五年六个月、五年、四年六个月、四年,并分别处以袁某军、李某、冯某干、廖某罚金人民币25万元,黄某阳罚金人民币10万元;以非法采矿罪分别判处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或者辅助作用的7名被告人刘某涛、赖某房、王某清、李某权、高某生、岳某、李某富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至二年七个月,并分别处以人民币5000元至5万元罚金。被告人高某生违法所得人民币10万元、岳某违法所得人民币3500元,予以追缴,上缴国库,作案工具均予以没收。

在没有大型自航绞吸船之前,人们要填海造陆只能用比较传统的办法,用打围堰或采用沉箱的方式,然后不断堆砌砂石料,制造出一片陆地。打围堰就是用石头或者混凝土围起一块水域,然后抽干里面的水,再往里堆砌砂石料;沉箱呢?就是预先做好一个个的水泥沉箱,然后沉入预定水域的水底,一层一层往上叠,直到露出水面,然后再往缝隙和周边堆砌砂石料。这两种方法从技术上说很简单,但实施起来很难,因为工程量太大、组织太复杂、效率太低。而且还有局限性。

他回忆,7月19日晚,他在东川口水库值班,当晚12点多,他发现东川口水库马上要漫坝,于是就立即通知了所辖的几个上游村庄。7月20日凌晨1点多,东川口水库开始泄洪,但是据他了解,当时泄洪流量仅为每秒300立方米。

目前,以深度学习为主要代表的人工智能技术正在语音识别、数据挖掘、自然语言处理等领域“攻城略地”,相关进展有望在医疗、交通、制造、金融、教育等领域带来新的应用突破。因此,全球各主要国家纷纷开始部署人工智能发展战略。

8月2日,琼中法院依法公开审理海南首例非法开采稀土矿案件。图为非法开采稀土矿遗留下的现场。黄叶华摄

为了实施采矿作业,2015年7月,黄某、廖某、李某、袁某军、冯某干商定五人共同出资200万元开采位于琼中的稀土矿,其中,袁某军、李某出资100万元,黄某、廖某、冯某干出资100万元,盈利后双方五五分成;并由黄某、袁某军各自在农业银行开立账户,作为非法采矿的公用账户。之后,五人陆续往两个公用账户汇入资金。同时商定黄某负责开采、销售矿产,袁某军负责租赁采矿需要的山地及保安工作,冯某干则协助黄东管理采矿工地上的事。

“建立科学合理的考核评价体系,考核结果作为各级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奖惩和提拔使用的重要依据。”在全国生态环境保护大会上,习近平总书记发表重要讲话,明确指出生态环境保护工作要建立责任追究制度,强调“对那些损害生态环境的领导干部,要真追责、敢追责、严追责,做到终身追责”。

经鉴定,黄某、廖某、袁某军、冯某干等人在南方作业区3队2号林段处非法采矿所造成的稀土矿产资源破坏REO(碳酸稀土)总量为53.86吨,价值141.95万元。

王庆湖说,2017年辽宁省全面提高城乡低保标准后,全省各地农村低保标准全部高于国家扶贫标准,这次重点加大对原来农村低保标准偏低地区的调增幅度,让农村低保标准进一步高于扶贫标准,充分发挥农村低保在脱贫攻坚中的兜底保障作用。

主审法官指出,稀土被誉为“工业的维生素”,用途广,作用大,是国家规定实行保护性开采的特定矿种,也是战略性保护物资,此案不仅涉及非法开采国家稀有矿产资源,而且涉及破坏地区生态环境,案件的依法公开审理是对违法犯罪人员的法律惩戒,对稀有矿产资源及环境保护的宣传,对法院司法公正的彰显与司法公信力的一种提升。(完)

此前有研究发现,手机、平板电脑等电子屏发出的短波蓝光会抑制人体分泌褪黑素,从而扰乱生物钟,影响入眠。由于青少年的眼睛对光更敏感,这种影响也更显著。

8月2日,琼中法院依法公开审理海南首例非法开采稀土矿案件。图为庭审现场。黄叶华摄

2000.12-2002.11陕西省宝鸡市委台湾工作办公室主任(1999.09-2001.03西北大学政治经济学专业研究生课程进修班学习);

解决了采矿所需山地问题后,黄某和廖某从江西、广西、湖南等地购买、运输发电机、离心泵、空压机、塑料管道、硫酸铵、氯化铵、碳酸氢铵、草酸等设备及化工原料用于采矿。黄某从江西雇佣了几十名工人到矿地进行采矿作业。黄某阳和阮某锋(另案处理)则指挥工人在丁架坡村和南方作业区3队2号林段进行挖洞、铺设管道、挖大池等采矿作业。

法庭认为,12名被告人违反矿产资源法的规定,未取得采矿许可证擅自采矿,情节特别严重,其行为触犯了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》第三百四十三条第一款之规定。同时由于本案系共同犯罪,被告人袁某军、李某、冯某干、廖某、黄某阳等5人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,是主犯;刘某涛、赖某房、王某清、李某权、高某生、岳某、李某富等7人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或者辅助作用,是从犯;并且袁某军是累犯,应当从重处罚。依照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》第三百四十三条第一款、第二十五条第一款、第二十六条、第二十七条、第六十五条第一款、第六十七条第一、三款、第七十二条第一、三款、第七十三条第二、三款、第五十二条、第五十三条、第六十四条,最高人民法院《关于审理非法采矿、破坏性采矿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》第二条第(一)项、第三条之规定,依法作出上述判决。

郫都区环保局监察执法大队副大队长黎宗华工作作风漂浮问题

特别提醒:本网内容转载自其他媒体,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。